Hi!下午好!欢迎访问互联网
当前位置:主页 > 通信

运营商员工三座大山指标高加班多心理抑郁

时间:2018-08-30 19:08:33| 来源:| 编辑:笔名| 点击:0次

运营商员工三座大山:指标高、加班多、心理抑郁

收入高、工作轻松、住豪宅、开好车如果有人说他是一名电信运营商的员工,人们一般会给他打上这些标签;如果这个人告诉你,他一年只休息10天;收入不过是社会平均中等水平,还经常被扣掉三分之一;如今家庭矛盾重重,妻子吵着要和他离婚你会信吗?常被公众诟病垄断的三大电信运营商,市场竞争之惨烈、员工生存之压力,远超人们想象。《IT时报》采访多名运营商员工,了解他们的工作状态,试图还原他们真实的生存现状。

业绩指标:跳起来都够不着

收入增长率低于平均扣200、移动出账用户渗透率低于上月扣20元、移动用户月均离率高于上月扣10元每天早上,电信某省级公司的客户经理文江一醒来,就是一脑子数据,这个月的指标有没有完成?奖金是不是又要被扣?如果完不成指标,这个月到手的钱,还够不够支付房贷?

前年从后端技术支撑部门转岗到前端市场后,文江的收入结构有了颠覆性改变

运营商员工三座大山指标高加班多心理抑郁

。以前每天朝九晚五,工资虽然不多但固定,可现在,工资很大一部分被算作绩效奖金,要通过考核才能发放。想想刚刚新婚的妻子,想想还在还贷的房子,文江拼了。

他忘记了双休日的存在。一年365天,几乎天天要加班,做什么?事情太多了。要跑市场拜访企业客户;要到营业厅蹲守,看有没有要离的用户,如果有,一定要想尽办法将其挽留;周六周日要到居民小区设摊,向老百姓介绍新套餐没办法,指标吓死人,全区一共19个客户经理,要吸引4万多个新入用户,平均一天要完成100线,完不成,就扣钱。文江告诉《IT时报》,有同事最多一个月被扣了2000元,相当于月工资的三分之一,这些事说出去,亲戚朋友都不信,连我爸妈都不理解,怎么会这么忙?

同样吃不消的还有杨毅。大学毕业后,从事无线络优化的他在上海闯荡了几年,觉得沪漂压力太大,转念头回了老家,运气不错的他凭着过硬的技术进了当地的移动公司。可工作了两年后,他想辞职了,每月彩铃580个、来电提醒1200个、上套餐720个、逢年过节还要员工自己发送250条短信和100条彩信各种各样的指标压得杨毅喘不过气来。

工作强度:和便利店一样全年无休

工作时间早八点到晚八点!有木有!有木有!最近,肖涛的MSN签名改成了咆哮体,毕业后直接进入山东某地移动公司的他,一向被同学羡慕,可他一点都不轻松。8、9月是校园营销的关键期,各家运营商不惜血本搞促销活动。当地联通一向势头强劲,肖涛不得不打起十二万分精神来应付对手。当地高校都已搬至郊区,开车亦要1个小时,肖涛通常早上8点出门,挨个校园巡视,接下来还要跑营业厅,下午回公司,要写报告,做汇报表格,基本上每天都是晚上八点下班。

与肖涛相比,邢东的烦恼更加现实。他是西部某省移动的一名县级经理助理,收入不错,与同龄人相比,基本是他人的两三倍,在旁人看来,他每天过的是歌舞升平的日子,天天有应酬,顿顿有酒喝,可邢东却巴不得早点结束这种生涯,每天一睁眼,就是这个月的KPI指标,每天一到下班时间,就是约人吃饭喝酒,在我们这个小地方,业务要靠关系带动,你喝酒不痛快,客户就认为你没诚意。很多前任的身体都被喝酒毁了。27岁的他,前段时间体检,竟然已经有脂肪肝了。

在运营商中身处一线的客户经理,既是市场推广者,同时也是用户投诉的垃圾桶:必须24小时开机,用户报修必须随叫随到。文江便曾在某个深夜的12点接到一位用户投诉,那端,用户抱怨了一个小时,第二天一早文江便赶到对方家里为其修复。不接?怎么可能!如果用户向上一级领导投诉,没有24小时全天候为用户服务,同样被纳入考核,没二话,扣钱。

脾气:像随时会爆发的火山

再这样下去,员工要闹离婚了。某省级电信公司分局局长项林对此很是为难。被收入指标和全日制工作绑架的一线员工,如今面临严重的心理和家庭问题,有的员工抑郁了,有的员工变得烦躁不安,有的员工则被提出了离婚。

有一天,我到他办公室,看到他拿着一个大本子在桌上不停地砸,嘴里还大叫大嚷,我问他,在和谁生气,他说,和我自己生气。项林向讲述了不久前发生在他一名下属身上的事情,这位员工去年刚刚升任爸爸,可除了儿子刚出生那几天,其余时间基本上都没有休息,孩子几次生病都是妻子一个人料理,多次争吵之后,妻子威胁,如果这样的生活继续下去,她就带孩子回娘家。这并非孤例。同样在这个分局,两名原本关系很好的同事,竟然因一件琐事大打出手,多年友情差点毁于一旦,之后问起原因,二人都想不起来,只是觉得当时火气很旺,想找什么东西发泄一下。

我现在主要工作就是给员工减压,多了解他们的情况,多和他们沟通,有什么实际困难帮助解决,否则,在工作和家庭的双重压力下,真怕哪天和客户吵起来。项林很无奈。

手记

心酸的懂事

2008年电信重组后,中国电信、中国移动、中国联通均成为全业务运营商,中国通信市场进入全面竞争时期。于是,人们经常能从报端看到这样的消息:半夜偷偷剪光缆、数百部挤瘫对手络、为抢客户在校园内大打出手在外界看来,这些运营商员工似乎素质不高、粗暴无礼,但在接触中,他们话里话外透露出的却是无奈,高高在上的指标、天天加班的工作、被忽略的家庭,是压在他们头上的三座大山。能改变吗?在外界环境不变的情况下,有点难,他们也并不希冀压力会减轻,只是希望获得一点公众理解。有时候,这种懂事让人有点心酸。